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: 主页 > 58食品网 >

微盟推商业操作系统背后:SaaS头部厂商冲锋产业互联网进入“生态

发布日期:2022-05-03 05:4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原标题:微盟推商业操作系统背后:SaaS头部厂商冲锋,产业互联网进入“生态时代”

  砺石导言:微盟推出新商业操作系统,是头部SaaS厂商向生态化、平台化操作系统进军的信号。

  中国SaaS头部厂商微盟在3月16日推出WOS新商业操作系统,并正式开启公测。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标志,揭示了中国SaaS厂商的竞争从单点拼杀进入跑马圈地阶段,产业互联网进入生态时代。

  其背后是势能日益强大的去中心化商业时代里,中国企业的数字一体化需求与2B厂商服务效率之间的核心矛盾。这一矛盾,对产业互联网行业玩家提出更复杂的要求,也将在下一阶段催生在商业基础设施层面更激烈的竞争。

  微盟推出新商业操作系统,是头部SaaS厂商向生态化、平台化操作系统进军的信号。

  2022年已成为产业互联网的生态元年。今年,各大产业互联网厂商不约而同把竞争重点放在生态化竞争上。这个竞赛场中,不少重量级玩家均已抢先布局。

  阿里钉钉今年3月22日宣布品牌升级,明确未来只做一件事——PaaS化。这意味着钉钉不再自己下场为企业客户服务,而是只专注做PaaS平台,给其上的SaaS厂商提供帮助与服务,由SaaS厂商在钉钉上直接给企业客户提供服务。

  用友紧接着钉钉,在3月23日宣布全面升级生态战略,开启生态2.0,提出全面构建“用友生态伙伴网络(Yonyou Partner Network,YPN)”,通过技术赋能、产品融合、客户和渠道共享等方式,在用友BIP的服务群中为生态伙伴建立更丰富的连接和协同。

  腾讯更是在起步上领先一年,2021年就升级“千帆计划”生态战略,聚合腾讯的IDaaS、iPaaS和aPaaS产品,推出“企业应用连接器”。未来3年,腾讯将打造全球最大规模的企业应用连接器,助力10万家客户和1万个SaaS应用实现高效连接。今年是其推进这一生态建设的第二年。

  以上这些均是产业互联网赛场上的大公司,它们的优势正在于横向规模:拥有海量用户和大量SaaS公司在其上生长,向生态拓展是其演化的必然趋势。

  但值得注意的是,与这些大公司具有截然不同的优势——以垂直纵深为核心的SaaS厂商,也正在开始向生态进军。

  微盟是第一个推出商业操作系统落地产品的SaaS头部厂商。微盟WOS新商业操作系统整合了微盟几乎所有业务能力,耗时近两年打造。微盟WOS系统旨在为智慧商业提供一整套可快速迭代的基础设施,在数字经济背景下,帮助企业通过去中心化经营实现可持续增长。

  其上线将给商家带来全新的商业服务体验和价值。商家可以把自己的应用集成到WOS里。商家要做数字商业,只需WOS这样一套系统,就能满足80%的功能,再装载一些其他的应用可以完成整个私域经营。

  所以,如果我们把产业互联网赛场看成一个坐标轴,横轴上分布的是以规模为优势的大公司,纵轴上分布的是以垂直纵深为优势的SaaS厂商。这两类公司曾经沿着各自的坐标系一路进化。如今,它们的轨迹汇聚在了同一个焦点上——生态化。

  产业互联网生态化激烈竞争的背后,潜藏着中国企业服务市场长期无法满足的难题。能否有效地解决这些难题,是SaaS厂商质变的关键,也是国内企服行业开启新竞争阶段的节点。

  目前中国企业的数字化转型,正在从基建转向深度运营。这带来了巨大的数字化红利,但中国的产业互联网公司却在模式上落后于市场需求。

  中国的消费互联网公司早已跟美国平分秋色,但中国的产业互联网公司却迟迟未能赶上美国。2022年全球市值排名前10的消费互联网公司中,美国占据5席,中国占据4席,包括腾讯、阿里巴巴、美团、京东。反观产业互联网,美国有10家超过1000亿美元的公司,包括Oracle、思科、Salesforce、Shopify等,但中国却没有一家产业互联网公司市值超过500亿美元。

  中国的金蝶、用友在中国2B市场做了30年,市值仍然徘徊在500-800亿人民币,无法突破千亿级。相反,美国Oracle、Salesforce等产业互联网龙头公司,市值均超过2000亿美元,换算成人民币突破万亿。双方差距高达20倍。

  造成这些差距的核心原因,是企业客户的数字化转型需求,与产业互联网公司服务效率之间的矛盾。中国2B的产业互联网市场,长期无法开拓广阔市场空间,正源于这一矛盾。

  第一,一体化问题。企业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,其背后需要一套系统支撑,但目前这些系统无论自研自建还是外部开发团队都很难有效解决。很多企业客户管理着众多系统,虽然系统之间能被集成、被连接,但是这个集成和连接效果是打折的,是一种妥协的结果,并不是真正一体化。

  第二,迭代速度难题。系统迭代速度难以跟上业务创新需求。企业经营情况和内部情况均高度个性化,而目前国内企服行业标准化的SaaS难以适配,而项目制则在大量人力、时间投入下,效率相对较低,企业个性化需求难以得到系统化、高效满足。

  第三,复杂组织形态问题。很多企业经营组织形态多变,尤其线下的组织形态复杂多样,例如在直营、加盟、渠道等经营模式下,存在不同的、复杂利益分配机制,同时线上与线下之间如何平衡营销、供货、提成等组织管理问题,是数字化变革必然需要面对的问题,能否化解转型阻力,有效推动线下组织形态的数字化转型,也是企业的一大痛点。

  企业数字化的这些痛点,很难靠目前产业互联网公司的模式满足。现阶段几乎所有的中国产业互联网企业都是在做项目。如果按项目模式解决上述问题,交付和维护会让整个周期变得非常长。早期营收几十万到上千万发展非常快,但营收规模到了一个亿以上,各种管理问题、销售问题、交付问题、客户定制问题就出现了。企业只能不停地堆人,导致管理成本越来越大,限制企业本身的发展。

  这让中国SaaS厂商普遍面临一道难以逾越的“1亿元”天花板。它们其中的大部分公司,营收达到1-2亿元之后就面临业绩增长停滞的问题。很少有厂商能够继续保持高增长,持续扩张。

  生态体系则能较好地解决这一核心矛盾。一方面,生态内的统一操作界面能解决一体化难题,让企业客户在生态内便捷采购企业所需应用,并且高效实现数据互通。另一方面,生态体系内的多样化软件服务,能够高效快速地满足企业的个性化、复杂化的定制需求。

  因此,生态化发展是中国产业互联网公司,为解决企业服务市场核心矛盾所推进的第一步。谁能抢先占领生态这块高地,圈住更多企业用户,就能在内部形成正面循环,实现飞轮效应。

  然而,生态化背后,需要研发一整套复杂体系支撑,对企业有极高要求。首先,需要非常强大的技术能力;其次,必须有非常强的行业号召力;此外,在整个系统构建中还需要有非常核心的主应用、主产品。

  这三个不易达成的前提条件,正是微盟作为头部SaaS厂商,过去9年积累的核心竞争优势。这便是为什么微盟能在生态化竞争初期快速抢占战略高地,率先为企业打造出一套迭代快、集成强、可拓展而且灵活可定义的新商业操作系统WOS。

  历史总是相似的。无论是移动互联网时代,还是产业互联网时代,推出操作系统在最初都被认为是空中楼阁。但商业演化往往在人们的意料之外。

  移动操作系统“安卓之父”安迪·鲁宾2003年创立安卓公司,一开始就将商业模式确定为免费向所有手机生产商开放,通过向运营商出售增值服务赚钱。但这一雄心勃勃的企图却让安卓经营状况陷入困境,靠朋友资助才渡过难关。

  为解决资金难题,安迪·鲁宾接受了谷歌对安卓的收购。他坚持将谷歌的移动战略往前推一步:不仅要将自己的应用装到其他手机上,还要将自己的系统装到手机上。为了实现这一目标,他游走在芯片厂商、手机厂商、移动运营商展开说服。然而,当时运营商高高在上,掌控着美国的手机销售,没有一家运营商对此感兴趣。他和T-Mobile谈判了6个月,最终被拒。

  最终,苹果推出iPhone,改变了安卓的命运。为和苹果竞争,各大手机厂商及运营商争相搭载安卓系统。安卓的开源自由,有力地挑战了苹果iOS操作系统的封闭统一。安卓由此成为和iOS分庭抗礼的两大移动操作系统之一。

  如今,微盟推出新商业操作系统WOS,仿佛安卓的故事在产业互联网时代重演。同是指向操作系统的雄心背后,是同一价值观驱动——做难但正确的事情。

  微盟在服务大量企业用户的过程中,深刻感受到中国企业数字化转型面临的诸多痛点。越来越多零售企业或者集团型企业,由于部署数字化IT升级,在系统转型过程中往往有多家服务商。例如一个服装品牌集团下有14个系统,管理难度非常大。同时,很多系统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,如果在一次活动营销中,某个系统突然迎来高并发洪峰,导致多方系统宕机。

  因此,很多企业CIO对于多端一体化有非常强烈的诉求,希望有一个平台或者有一个系统作为主核心,所有应用承载到这套系统里。

  针对强烈的市场需求,微盟耗时2年投入研发和迁移作战,最终推出了新商业操作系统WOS。这对于整个微盟产研体系而言,是颇有挑战性的一次战役。

  2020年8月,疫情刚得到控制之后,微盟就启动了WOS研发。2021年6月,整个WOS内核基本上已经研发完成。微盟在6月30日随即启动迁徙战役,把现有业务迁移到这套底座上。整个战役最大的难点在于,微盟要实现完全无缝迁移的目标,顺畅地从一条国道公路上切换到高速公路,其中涉及到微盟所有商家、海量数据还有无数功能。迁移过程中,微盟需要保持双系统运行,同时还要保证一定的迭代,整个过程充满难度。

  经过微盟团队半年的努力,其内部称之的“迁禧战役”在2021年12月31日宣告第一阶段完成。首批客户完成迁移,而且迁移过程非常顺畅,这为接下来进行大批量客户迁移打下良好基础。2022年3月16日,WOS正式对外公测。

  微盟WOS作为SaaS头部厂商率先落地的新商业操作系统,其发展过程或和安卓系统的发展有着同样的过程,外界对其有着较长的生态、认知爬坡期,然而对整个行业却是长期有益的事情。相比安卓这一操作系统的发展,微盟WOS同样具有三大优势有效连接供给端和需求端,在产业互联网的生态化竞争中脱颖而出:

  第一,提供简单高效的“一体化”解决方案。WOS通过一个框架把多端应用集成,最终交付给企业一个C端小程序,一个导购APP,一个企微应用,实现在会员体系、经营授权、数据管理权的一体化。整个数据链路打通,底层数据得到了一体化助力,为企业经营决策提供更科学的依据,并可以通过WOS上的应用落地,快速产生价值。

  第二,用微盟“7+X增长飞轮”的核心能力向企业客户赋能。未来商业图景里,企业是高度数字化的。其数字化不仅体现在面向客户的交易场景里,更全面体现在客户经营、客户资产沉淀、数字资产沉淀、员工数字化等方方面面。微盟通过WOS向企业客户赋能“7+X增长飞轮”。其中“7”为包括交易、CRM、企微、CDP、流量、导购、数据等在内的七大微盟核心自研产品矩阵;“X”为在微盟的7大核心产品之外,微盟协同第三方生态伙伴,为企业客户打造更多企业数字化转型所需的产品和解决方案。

  第三,打造生态化的业务创新阵地,满足企业客户复杂多变的经营组织形式。企业的所有创新不可能局限一个工具、产品。相比过去开放API、开放数据相比,WOS通过标准化形式实现能力开放、产品开放和组件库开放,包括基础技术、领域能力、交易能力、商品管理能力以及数据能力全面开放,同时还开放扩展点、消息等。这一系列开放将给企业、第三方合作伙伴创造更多可能性,更好地适应复杂多变的经营组织形式。

  未来的产业互联网生态化竞争会更加激烈,目前微盟在头部SaaS厂商中走得最快。下一阶段,头部SaaS厂商、PaaS+IaaS巨头都将持续拓展各自的业务领地,以应对步入深水区的数字化转型需求。这一趋势将加速生态布局,推动数字化供给侧的创新,产业互联网市场将迎来更具竞争活力的生态时代。

  这一趋势下,微盟以“路等车”模式领先布局,推出WOS新商业操作系统,铺设平坦、无卡点的数字赛道。不论对于微盟自身,对于微盟过去已经服务以及未来即将服务的商家,还是对于微盟生态已经连接和未来即将连接的生态伙伴和开发者,WOS都会是一次产品力、技术力以及生态力的全面升级。三方将在WOS铺设的数字道路上,一起加速迈进数字商业新阶段。

  美国SaaS头部厂商Shopify的生态历经前期的爬坡到后期爆发,积累上万个应用和庞大的开发者群体。微盟WOS虽然刚刚起步,但在市场教育和数字化加速下,其将茁壮成长为行业生态森林,这一天不会太远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