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: 主页 > 食品招商 >

请别再叫我“老外”!79岁加拿大女作家为何坚守中国31年?

发布日期:2022-03-20 13:3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1985年,李莎在中国待了大约一个月的时间,去了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香港等10座城市。

  “在加拿大的那些年,我觉得我的身体虽然在加拿大,但我的心在意大利。我有两个国家,但没有一个祖国。当我来到中国时,我觉得我整个人都在这儿——不论身体还是灵魂。在这里,我是完整的。这种感觉很好,从一开始我就感觉自己像是在家里一样。我感到愉快,轻松,满足。”

  那时,正是中西方文化相撞相融的时刻。李莎被中国人含蓄委婉的个性,广博深远的文化震撼不已。

  她说,“我刚接触这个国家就像触了电一般,一见钟情!我意识到,在这个有那么多东西需要了解的“世界”里只逗留1个月,实在太可笑了。”

  直到1989年,她在休假时创作小说《恋爱季节》,描写了生命的四次轮回,其中一次就发生在中国。为了更好的捕捉灵感,她再一次来到中国,在这里呆了三个月。

  回到蒙特利尔之后,李莎就向加拿大世界大学服务中心申请一个到中国教书的机会,这个机会一直到第二年才来。

  1990年10月3日上午10点,李莎收到一封来自北京第二外国语大学的邀请函。那一刻她喜悦的心情无以言表。

  怀着满心期待,李莎奔赴中国,成了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的一名法语和意大利语教师。

  李莎说,这种文化认同是一个缓慢的过程。1985年,她第一次以游客的身份来到北京,但直到1991年,当她开始在中国教书时,她才对这个国家有了更深入的了解。

  虽然这种事总是时不时的发生,但李莎并不觉得尴尬。看到别人被她的样子逗笑,李莎也不介意,自己也跟着笑。

  而在与这个国家日益相处并融入的过程中,李莎也从一开始的好奇惊讶,到后来的习以为常。

  有一年李莎过生日,她邀请了几位学生和同事到家里小聚。但开门的时候,她却吓了一跳:门外站着十几个人,见她出来,都齐刷刷的祝她生日快乐。

  这让李莎非常不解,因为她不记得她邀请过有些人,而且他们来的都太早了,自己甚至还没换好衣服。

  后来她才知道,在中国,祝贺老师和长辈的生日是一件很正常的事,表示了学生对老师的敬重和友爱。

  “作为一名教师,我认为自己做的工作是最重要的,因为教师的工作不是那种做出一个杯子卖出去一元钱那么简单,”她一边说,一边摸盛着八宝茶的杯子,茶里还撒了烤芝麻和玫瑰花蕾酱提味。

  “这不是钱的问题。你塑造人,灵魂,心灵,思想。对我来说,如果一个人想要享受生活,受到教育是最重要的事情。”

  除了在学校深受学生爱戴,李莎还通过自己的力量帮助了很大渴望受到教育的人。

  李莎通过“希望工程”资助了15个孩子。她把在北京举办的两次艺术展览的所有资金都捐给了“希望工程”。

  此外,她还帮助两个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的女生们完成学业。从中学到大学,甚至是硕士研究生毕业。

  谈起她的这两个“藏族女儿”,李莎十分自豪,“她们一个本科毕业,一个硕士毕业,两个都攻读了医学专业,现在都成了医务工作者。她们通过努力得到了想要的生活,我很为她们感到骄傲。”

  她资助过的学生里,有一个来自青海的十四岁的小女孩送给她一个绣着荷花的绣品。虽然并不贵重,但李莎却说这是她受到的最喜欢的礼物。

  而李莎与她的“藏族女儿”也一直很亲密。2006年,李莎还特意乘坐两趟飞机,一辆大巴,一辆卡车,最后骑着一匹马儿来到了其中一个女孩的村庄。

  当女孩的父亲把一条白色的哈达放在她的肩上时,她感动得流下了眼泪。“这是生活里真实发生的,不是电视节目,”她说。

  女孩的家人不知道她是否能喝烈酒,特意用酸奶和奶油茶来招待她。邻居们带了很多鸡蛋来欢迎她。“他们是我一生中遇到的最善良的人,”她说。

  这一程云南之行结束时,女孩的妈妈送给她一只耳环留作纪念。她把这只耳环做成戒指,带在右手的中指上。

  有一次一个西方朋友看到一张一个中国人躺在树下的照片,就问她,“中国人怎么都穷得无家可归?”

  李莎就耐心的向他解释,“在中国,午睡是人们的生活习惯,躺在树荫下是很自然的生活乐趣。”

  为了改善这种偏见,李莎长期致力于中西方之间的交流,让大洋彼岸的西方国家对更好的认识中国。

  这些年来,她采访过成千上百的中国人民,走遍中国各省。曾4次前往新疆采访,前往内蒙古10多次,与当地人同吃同住,了解他们的风俗人情。

  她的文章内容涉及社会道德、城市建设、子女教育、动物保护、退休劳保等诸多话题,反映出中国的民生百态。

  2007年,李莎前往新疆。一个月的时间,她采访了五十多新疆人民,有老师、农民、手艺家等等。观察他们的生活起居,最终写成了《这些新疆人》(These Wonderful People of Xinjiang)。

  当被问及为何英文标题中有‘wonderful’一词时,李莎说,“即使对方是普通人,但却有着善良的秉性和丰富的个性。”

  李莎的作品也曾多次获得国际奖项,至今出版著作50多部,有一半是中国题材。主要有《感受中国》、《大若天下》、《一个西方人眼中的中国》等。

  有一次下大雨,李莎着急登上一辆出租车,司机看到她就问:“你不是本地人,对不对?”

  这张照片拍摄于2005年3月16日,当时李莎成为首批获得北京永久居留证的12个外国人之一。北京永久居留证被称为中国的“绿卡”。2001年,她还被授予友谊奖,这是中国政府授予为国家做出重大贡献的外国人的最高荣誉。

  虽然她在中国的家附近总是有隔几分钟能听到飞机的轰鸣声,邻居扩建车库的声音让她禁不住抱怨。但在李莎心里,她线株盆栽的地方当成自己真正的家。

  虽然她的相貌与我们略有不同,但她一样热爱着这片土地,爱护着这片土地上的人。